滇之行:哈尼族瑰宝

2020-05-24 作者:-1   |   浏览(

【序】

  雪藏2年,终出亮房。
  第4次到 云南 了,这次选择南下 红河 ,走一条全然不同的路线。由于早前2趟秋游实在短促,直至本次旅途我才定义为「滇之行Ⅱ」。含本程在内,发小瑞老板当了其中3回的队友,途中时常靠他统领全局、扭转乾坤,大有排山倒海、顶天立地之势,堪称VIP。

  不多赘述,直奔主题吧。
  (PS:如果你一眼看出标题排版的参考来源,或许你我童年会有交集,嘻。)

阶上暖映

  如果你知晓 红河 ,想必也猜到 元阳 梯田在我们的清单之内。
  梯田景区,我是曾去过的。那年在 广西 龙脊,季节反、时间紧,竟还走错了路,简直是一趟“好像没去过”的经历。哦,对了,瑞老板也是彼时队友之一。如今来到 元阳 ,我俩,自然是有“报复心理”的。
  驶达 元阳 ,恰是傍晚时分,车窗外错落的断面田地,反射着斜照的阳光,再映入眼角。尽管吸睛,但我一心直奔日落胜地“老虎嘴”去,无意静赏路上零星景观。心中本还窃喜:嘿,时间刚刚好,真没浪费半点。
  然而,导航却提醒着终点附近一片淤红,果不其然,车龙绵延了几公里。不是堵车,简直就是停车!这才醒悟,前来看日落的游客们早早把车停满了双向车道,毕竟要夺得观景佳位,只能早早出发占地,我那“时间刚好”的想法确实天真。这架势,即使我想放弃观赏,直接驶过,也绝不可能。

  所幸,不远处一转角位,还能窥得一片好景。干脆于此停下,舒展下长途驾驶后疲劳的筋骨,静待车龙散去。

  所住处位于名景点多依树,步行即可达观景台。吸取教训,翌日提前2小时排队,总算靠前,待门闸开放,抢位大战便一触即发。观景台很大,还像梯田那般多层错落,真不知道哪里才算得上好位置。电光火石之间,听到一老乡操着粤语说到:“搵个亭旁边,唔使同人逼。”(翻译:找个亭子旁的位置,就不用跟别人挤)。
  所谓“亭子”,是一四方小木屋,大抵是白天才开业的小卖部。老乡之言确实有理,靠亭边站,左边还有个小平台让我放置个人物品,右边则有瑞老板保驾护航,让我得以从容地架起三脚架。既然如此,不如,来段延时摄影,记录下这将近2小时的光影变化。首次尝试,结果,尚算不赖。

  我有幸曾在山峦、海洋、湖泊等多种地貌看过日出,而梯田,则是山水兼有,再次刷新感观体验。远方旭日跃于云山彼端,朦胧梦幻;近处台阶水塘闪耀着暖心金光,清新提神。
  一旁的山腰上,矗立着几座高档酒店,足不出户,即可享受左边云海右边 朝阳 ,想必很享受吧。而我早起排队抢位,寒风萧瑟确实辛苦,只是最后能观赏并拍下这等景观,那份回报感,仍可谓丰硕。

  旅舍老板听闻我俩打算补回前一天错失老虎嘴之遗憾后,却有别的建议。便抄起笔来,如庖丁解牛般,信手绘出秘宝图一份,让我俩改道至右下方的“小阿者科”看日落,那是不存在于景区指引图上的小众地方,鲜有人知。

  建议着实在理:1、老虎嘴距离多依树较远,来回耗时多;2、根据前一天所见,要在老虎嘴占上好位子,还得提前许多出发;3、人多嘛,观赏体验总会打点折扣,还不敢随意变动位置,适才看日出时便亲身体会;4、人多的地方,也不利于航拍器升降;5、车还是会被堵死,嗯……
  于是,在白天的游玩后,我们按着指引,开始探索该处秘境。没有路标,仅凭简图上大致的岔路分布,斗胆地拐入小道,总算觅到。除我俩外,仅一对夫妇候着,又是老乡,哈。
  此处风貌也许不如官方观景台壮阔,只是,一天奔波后,能在这静谧角落,恬然看着天空余辉再次将这片田野染成暖调,岂非更妙?我甚至敢让一天的疲劳感恣意释放,不再担心有游人拥挤碰撞,不再在意有看客喧哗骚扰,犹如坐享了整片风光。在热门景区的旺季,竟能有如此体验,不能更满足。

  朝夕橘圆向来夺目璀璨,回想一下,在同一天里尽得二者,却未有几何。若无文字之描述,无罗盘之断向,可还能识别我们的中心恒星到底是正在东方徐升?还是在西侧缓没?有道是“东方鱼肚白,西方夕阳红”,看暮霭、看霞调、看天色,还看阳光刺眼程度……呵,笑笑就好,过于理性,纯粹扫兴。我只是偏爱这份戏剧性的低色温,不争朝夕。

立体的青蓝,雕刻的波浪

  哈尼族以数十代人毕生心力,垦殖出这连绵数万亩梯田,不经意间成为大地上一件庞大的立体艺术品,在上世纪末知名度渐增。垂直落差超过千米的“坝达”景区,便生动诠释着立体之精髓。向下俯瞰,颇有航拍之感,以致后来看图,竟不能一眼辨出是相机还是航拍器所出。

  有时我会错觉下方有着滚滚浪涛前赴后继,定神一看,实是数千级阶梯在飘逸云影下冷暖交替。始知梯田竟还有动态视觉冲击,以为妙绝。

  远看既有壮阔磅礴之势,近赏亦有清幽仙逸之境。在爱春,只要天气晴好,每天巳时内,梯田都会尽化为蓝色,有“蓝梯田”之誉。合适的时间与合适的角度,天光云影共徘徊,就那么恰到好处地于此结合。或许值得流连,但其时限又提醒着我不必眷恋。

   元阳 梯田之大,还有很多地方值得驻足,就连所住旅舍的顶层,也是个不可多得的赏景佳位。有的地点甚至算不上观景台,我也确记不起地名了,纯粹靠留心车窗外,慢驶发掘。

  其中一处,是我走错路,误入某电厂区,却意外窥得无垠云海,喜出望外。

  我想,真的不是我有多幸运,而是此处本就遍藏瑰宝。没有所谓的错路,不同的小路,只是把我领到不同的景致罢了。以前游览山区风光,尽管各有异禀,多看亦不免觉得重复,故一般只安排2天。在 元阳 却没有此类感觉,大概是随意走停不必赶路所带来的轻快感,或是一路上风光人文穿插使视觉一直保持新鲜吧。

瑰宝中的人家

  除了一睹这农耕文明奇观,我还走到了几个村落里。能垦出如此多姿梯田的哈尼族人,对于住处,也融入了设计感。那便是被称为“蘑菇房”的独特民宅。土基墙笔直整齐,屋架稳当结实,还有那标志性的菇状屋顶,着实要用“可爱”来形容。

  小房外,梯田里,是辛勤劳作的人们,扎根于此的人们。我突然醒悟, 元阳 梯田本就是真实的生活场景啊!所以,还有晾晒被铺的妇人、抽水烟的老伯伯、赶集的大叔、放牛的大爷、逗娃的母亲、围圈做游戏的孩子们……一幅幅乡村人文生活风情画就如此毫不修饰地映进我的镜头里。而人文照,恰是我旅拍通常欠缺的一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