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 巴 故 事 | 哈 瓦 那 120 小 时

2020-05-21 作者:罐子brownie (台北   |   浏览(

VLOG : 哈瓦那的120小时

 

我为什么想要去古巴?


“一定要在 古巴 发生变化之前去看看”,
每一个想去 古巴 旅行的人都会这样说。

我为什么想去 古巴 呢?
真的只是因为好奇。

我好奇离我13000公里的在美帝旁边同为社会主义形态的 古巴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我好奇它兼收并蓄的音乐,
好奇 哈瓦那 老城里那些比我年纪还大的彩色房子,好奇穿越了半个世纪仍在使用的老爷车。

当然,我更好奇那里人民与没有互联网的生活。

如今, 古巴 正在变化,正在开放。
我害怕这些也许日后将不复存在了,
这份好奇,驱使我前往。

孤独星球上谈到 古巴 :
「历经沧桑却魅力依旧,百废待兴却气度不凡,时而令人愉悦,时而令人沮丧」

是啊,时间在这个国家仿佛停滞,半个多世纪的经济封锁让 古巴 苦不堪言。

苦中作乐的人儿,白天将自己开了近半个世纪的老爷车,修了又修,补了再补;晚上坐在台阶上大口的喝着朗姆酒,微醺时放下酒瓶随着远处飘来的音乐跳起了热情的tango。

这,就是 古巴 。

我心中的古巴TOP4


去 古巴 ,你最期待的是什么呢?

1⃣️出于“本能”的现场音乐


《奇遇人生》中阿雅带着朴树来到 古巴 ,那时的朴树因为状态不好无心录节目,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节目的最后,朴树和当地人一起舞蹈哼唱。
音乐无国界,人的感情也一样。

也许是 古巴 音乐本身,又或是 古巴 音乐人的热情,打开了朴树的心门。

哈瓦那 的街头艺人随时能演奏出完美的一曲,连 古巴 的小孩也是完美的舞者。

来 古巴 吧,
你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会随着音乐律动。

音乐在咖啡馆里,在酒吧里,
音乐在小巷里,在大街上。
摇晃着,旋转着,也似乎溜进了你的心里。

2⃣️ 哈瓦那 的滨海大道

还记得电影速度与激情8的开篇吗?
主演们飙车的地点就在 哈瓦那 ,那场比赛夺冠的地点在 哈瓦那 的滨海大道。

 


刚下飞机,我坐上 哈瓦那 的第一辆taxi,车子拐弯驶入滨海大道时,司机靠边停下车来转身对我说:

“Hey,你看到前面的海了吗?沿着海岸线的那条路就是我们的滨海大道。无论男人女人,大人小孩,我们儿都爱来在这里。

吃完饭我们就在这喝酒,聊天,唱歌跳舞,当然有时候还会有惊喜的艳遇。
这儿对于我们来说,就像,就像城市里露天的栖息地一样。”

是,成千上万的 哈瓦那 人把滨海大道当作他们自家的客厅。
十点过后,他们成群结队的来这儿尽情的做自己:聊天,喝酒,跳舞,搭讪。

这里的滨海大道,带了点浪漫主义的自由散漫,又带了点理想主义的无拘无束。

3⃣️时光永驻的 特立尼达


古巴 最吸引我的城市,除了 哈瓦那 ,还有 特立尼达 。

特立尼达 在1850年“陷入沉睡”就再也没有醒来,这座制糖小镇现在的样貌似乎还与19世纪中期相差无几。

在这儿,你也许会出现穿越时空的错觉,殖民地时期的建筑,现如今被当作民宿营业。

如果有机会,挑一栋你最爱的建筑,在 特立尼达 停留几晚吧,说不定会做个与往日不同的奇妙的梦。


4⃣️ 比尼亚莱斯 山谷

比尼亚莱斯 山谷是 古巴 的雪茄种植地,也是骑行者的圣地。山谷最典型的地形特点是有无数的类似丘陵的突起,沿途的烟草一片碧绿,地形也相对来说比较平坦。

租一辆质量过关的单车,或者参加当地的骑马,沿途的景色会让你惊喜的。因为这里不止有碧绿的烟草,还有奇妙的乡村小屋和朗姆酒 。

结束了一天的骑行,找个小木屋观赏日落吧, 比尼亚莱斯 的日落和你故乡的有什么不一样呢?

(我因为时间限制,没有去 比尼亚莱斯 山谷,但去了有点类似的 哈瓦那 周边的雪茄与咖啡的农场,正文部分会写到。这里只做为私人草单参考。)

去古巴之前,你需要知道的事

1⃣️签证
我是在休斯敦机场购买的旅游卡,售价是75美金。
航空公司会在飞机起飞前开启旅游卡的购买 通道 ,切记不要在旅游卡上进行涂改。
因为旅游卡有可能因为涂作废,浪费75美金。

如果从 中国 直接入境 古巴 ,好像是不需要购买旅游卡的。但少有直飞。

1⃣️ 古巴 没有移动互联网
没有移动互联网是什么概念呢,就是你的手机不可以随时上网!
怎么办呢,你需要买一张如下图的上网卡,然后到有Wi-Fi的区域去上网。

卡的背面有账号和密码,到了政府指定的Wi-Fi上网区域,就可以打开浏览器输入账号与密码上网了。
每张上网卡官方售价为1cuc,路边小贩卖2cuc,每张上网卡限时一小时。

注意⚠️:网速真的不怎么快,并且不能用于任何支付行为。

2⃣️ 尽量提前预定住宿
旅游业一直是 古巴 第二大外汇来源,对 古巴 经济的重要支撑。
也许是因为 古巴 与隔壁帝国关系紧张,所以在预定住宿时,必须要用电脑。
拿用的最多的 airbnb 举例,它需要打开电脑
并在电脑上勾选去往 古巴 的理由:「支持 古巴 人民」
不然,就会出现如下所示无法付款的界面。

另外,如果用booking预定住宿的话,同一间住宿价格会高一点,并且看不到评分和评价。所以建议用 airbnb ,并在国内预定好住宿再出发。

如果比较在意住宿条件(是否干净整洁)的朋友,尽量不要轻信前一位房东为你的推荐,有很大的踩雷几率,尽量自己挑选。

3⃣️ 古巴 有两种货币
也许正是由于旅游业是经济的重大支撑,所以两种货币在 古巴 应运而生了:
游客使用的cuc和 古巴 人民自己使用的cup。

1欧元≈1cuc=24cup
同样一瓶水, 古巴 人民1cup,游客1cuc。

你问我可以在当地换到cup使用吗?
回答是真的不可以,因为我们长了一张游客的脸。

说说我在店内买东西的经历:
前面 古巴 女孩2cup买了一个冰淇凌,到我了2cuc。
哭笑不得,所谓真正的严肃并区别对待。

4⃣️ 古巴 物资匮乏,干粮多多益善
与我之前去过的很多国家不同,我在 古巴 几乎买不到零食和水果的。
薯片我只在机场见过,水果更是难买。
吃饭除了豆类红薯芋头就是肉类,所以尽可能的多带点好吃的入境吧。

5⃣️时刻警惕,当心被骗
虽说大家都说 古巴 很安全, 古巴 人民热情又友好,可惜我还是不止一次的被骗了。
所以大家提高警惕,有几点是想要慎重提醒的:

1.老爷车游览全城的价格是25-30cuc
2.普通的家庭旅馆在10-20cuc
3.在路上和民间艺人跳舞是要收费的

6⃣️注意途径国允许入境的雪茄数量
大部分游客都会在 古巴 购买一些香烟和雪茄,但请大家事先查好能携带入境的雪茄数量,特别是转机和连续好几国一起游玩的朋友,各个国家允许携带入境的雪茄数量是不同的,为了保险起见建议将携带雪茄的数量控制在20根以内。
 

正文:入境小事故

正文开篇之前,先介绍一些 古巴 篇出现的人物
旅行者:我和老坛
第一任房东:Armando
第二任房东:Jey
当地摄影达人:Manuel
一日游地接:Jorge


我们是从国内飞 洛杉矶 ,再买 洛杉矶 到 哈瓦那 的联程机票,中间在 休斯顿 转机。

接二连三的时差变化,导致我的日期系统趋于混乱,原以为自己9/1才能到达 哈瓦那 ,在 休斯顿 机场时才发现8/31下午就会到达。

真笨。怎么办?
9/1日入住的民宿主人Jey还安排了司机接机。

当时的第一想法就是赶紧联系Jey,是否能在她房子里多住一晚和可否取消或者更改接机。

等啊等六个小时过去了,她没有回复。

眼看要登机了!去了 哈瓦那 会无网可用!
为了避免当晚露宿街头,我只好紧急联系其他房东。

另一位房东Armando表示当日有房,并帮我们安排了接机事宜。
我长吁一口气,在最后时刻登上了去往 哈瓦那 飞机。

穿越了很多层层叠叠的云层,我终于到了传说中的 哈瓦那 。

海关的设备相当陈旧,入境人不多,但效率很低,入境处排起了长长的队列。
抬头看到用于采集人像的摄像头,从我的头顶上缓缓下降,拍完照又缓缓回升。
为了能被使用得更长久,它被胶带缠绕起来,看起来有点滑稽,像被施了某种咒语一般。

从海关出来,行李的等待时间为整整两个半小时。
你没有听错,两个小时,150分钟。
我看着传送带上转过来的箱子,从期待到失望到绝望最后回归平静。
后来我干脆坐在一旁玩起游戏来。

在下了飞机后的150分钟,我终于拿到了我的黑色大箱子。

此时我的手机突然叮的一声,我看到106平台显示的房东Jey给我发来的短信。
(网络停止运营后,手机还是能收到106平台发来的房东回复短信,但无法通过短信回复给对方。)

是的,就是这么巧,在我上飞机以后,她为我安排了今天的接机和住宿。


我脑袋嗡嗡作响:
一会在出口将会有两个人举着我的名字接机?
一会在出口将会有两个人举着我的名字接机!
一会在出口将会有两个人举着我的名字接机。

没有网络,我无法通过bnb联系上Jey。
电话当时也无法在境外使用,一阵无力感袭来。


我硬着头皮拖着我的大箱子到了出口,两个拿着同样写了我名字的 古巴 小伙面面相觑。

我只好把这两人拉到一旁手忙脚乱的比划解释,其中Jey的司机不会英语,拿出手机给Jey打电话。

电话里我和带着 西班牙 味英语的Jey艰难沟通,最终以还付司机30欧的车马费而结束了这场滑稽的闹剧。

至于Jey帮我订的房间最后怎么样了,我好像忘了问。

12小时|房东Armando也许是个好人

大概二十分钟的车程,我们抵达了住所。
房东Armando早已在目的地等候,绅士地为我们开车门,提行李。
礼貌拥抱后问及需要支付的车费数额,Armando正欲回答,却被司机打断,司机用不太熟练的英语告诉我们车费同Jey派去的司机一样:每人30cuc,两人60。

每人30cuc,似乎是这位司机在机场与Jey的司机攀谈后达成的统一数值。
但从机场到住所,只有20分钟的车程而已。

Armando的房子在一栋老式建筑的二楼,我望着眼前长长的楼梯些许的惆怅。

“别担心,做我的客人,你们不需要自己提行李。” Armando似乎看懂了我的惆怅。

还没等我们客套,他一个眨眼,一个微笑,一手一个行李箱往楼上走去。

之后我俩连声谢谢,他耸肩:做我的客人,请不要客气。你们还有其他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点头,求助三个重要的问题:
1.无饮用水,2.无当地币 3.无网卡

先解决饮用水的问题。
Armando带我们去楼下的餐厅买水,可以用欧元支付,1Euro =1 cuc,可解燃眉之急。

再解决货币的问题。
因为美古关系,用欧元换当地币汇率比美元好很多。但银行得第二天九点才营业,所以当晚如果需要买东西只能用欧元救急,等明早银行营业他再带我们去换钱。

最后是网卡的问题。
Armando当天晚上就带我们去杂货铺用欧元买到了一小时上网卡,我们也在最近的街心花园第一次了体验了“聚众上网”,给家人报上了平安。

所以当这些问题一个一个迎刃而解的时候,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国度我居然某种程度上有点放松下来。
夜里与老谈闲聊,虽然只住了短短的一晚,真的觉得Armando是一位靠谱绅士的。

哦对了,因为 古巴 没有移动网络,所以Armando还特地为他的房客准备了一部手机,任何问题按1就可以呼叫他。

解决了这些重要问题后我紧张的神经一下放松了很多,所以才到夜晚八点,旅途劳累的我就昏昏欲睡了。
突然听到门铃响,透过猫眼里看到是Armando,马上开了门。
他抱了一大瓶水挠头说:
“这个送给你们的,你买的水比较贵又比较小,所以带了一大瓶水送给你们。”

我看着额头上沁出点点汗珠的Armando,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流。

“明天早上九点我在这边等你们,带你们去银行可以吗?”
“没问题。”
“那亲爱的Brownie,明天见,代我向Tan问好。”
“谢谢你Armando,晚安。”
“好梦。”

明明只住一晚,却如此用心,我有点晃神。

那晚我睡的很好,房间很干净,生活用品也齐全,有热水,有点遗憾的是水压极小,原本十分钟能洗完的澡得花上一倍的时间。

但话说回来水压和热水问题是好像整个 哈瓦那 的都有的毛病,刚到 哈瓦那 还些许挑剔的我,最后一天在没有热水的住所里惆怅得“哭”了,这都是后话了。

因为时差的原因我很早醒来了,我和老坛爬上了Armando家的楼顶去看日出。

哈瓦哈老城到处都是破旧衰败的房子,从 天台 一眼望过去破旧一片,但转眼望回来前方又是别致的古典巴 洛克 建筑。
“是衰败与光荣并存。”

看过 朝阳 之后我和老坛在清晨没啥人的街道上觅食。

走到著名的小广场,看见蓝色大门的餐厅门口大大写了「Wi-Fi」的字样。
断网14小时的我们欣喜若狂,当机立断:
就 在 这 里 吃 早 餐 !

早餐的种类很少,价格却奇高。
我和老坛秉着勤俭节约理念点了最便宜的两份,餐品与价格如下图:

培根是凉的,鸡蛋是温的,面包有点儿咬不动。
我心里碎碎念:也太贵了小100银子,算了看在你有Wi-Fi的份上,我可以原谅。

但我连了几次Wi-Fi后都没连上,疑惑的询问服务员,结果是:
此Wi-Fi非彼Wi-Fi。
这里只提供上网的地点,而上网的「钥匙」,也就是网卡,这里并没有,也无贩售。

我俩失望至极,悻悻的买单离开。

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当时看到Wi-Fi字样的我们惊喜过头,而忘了 古巴 的上网规矩。

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大概就是我们这样。


之后打道回府的路上,我俩一路吐槽了 古巴 的网络系统千千万万遍。

后来我回国后看奇遇人生,阿雅和朴树第一次见小切也是在这家餐厅,有点小感概。

8:58的时候我接到了Armando的电话,告诉我们他已经在楼下等我们了。
是的,昨晚的重大问题之二:没有当地币,Armando今天要带我们去银行换钱。

9点的 哈瓦那 老城渐渐人多了起来。
一路上Armando一边与我们闲聊,一边向我们介绍老城的街道,好玩好吃的铺子。

在银行换完钱后他郑重其事的与我们交代:
1cuc=24cup,买东西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物品的价格,是cuc还是cup。

我们路过一家冰淇淋店,好看的冰淇淋让人移不开眼,Armando停下问我们想不想尝尝。

帮我们与售货员沟通之后,我们拿出刚换好的1cuc,找了20cup。
4cup买了两只超大的冰淇淋,超满足。

我想到之前在攻略上看到的 “ 古巴 物价很高,游客不能使用当地币。”之类的说辞,
突然暗自高兴,觉得货币问题迎刃而解了,好不满足。
(后来才知道当天的自己是过于天真)

我问Armando:
“今天是工作日,不需要上班吗?”
“我是政府工作的公务员,上班时间也可以偷偷溜出来接待客人,我的办公室就在前面那栋建筑里。”他眨眨眼。

“对了,你们中午check-out,昨天接机的司机给我打电话,表示可以接送你们去Jey的房子,每人付5cuc就可以了。”
“哦?这个价格划算吗。” 我问。
“如果在老城里,应该算不错的价格了。”
“好,那就这样,听你的。“
”那我给司机打电话,让他中午来接你们。他昨 天等 你的时候和jey派过去接你们的司机聊过,所以好像知道Jey的地址。“

“哦?他也知道Jey的地址?”我疑问。
“也许是碰巧,每个民宿主人都会认识几位司机。”
“要不你帮我跟他最后确认一下是不是同一个地址?”

我拿出手机找到Jey的地址给他,他盯着手机屏幕停顿了几秒,皱起眉头:
“这里离我们很近。
我想你应该用不上司机了,从我家走过来就可以。”他耸肩。

我愣住。
“那为什么司机明知道很近还要提出载我们?”
“我也不知道。” 他又耸了耸肩。

我心中升起一阵无奈,这司机就是欺负我没有地图(在此再次提醒大家在入境之前下载好 古巴 的离线地图)。
也许在社会主义没有网络的 古巴 ,诸事需要更加小心。

“或许我可以帮你们拿行李,然后带你们去Jey那里,过来的路程虽然很短,但都是石板,很难走。“他打断我的思绪。

”可以吗?” 礼貌询问。
“当然了!这只是举手之劳。请安心的做我的客人。”
“那恭敬不如从命,中午见。”

Armando走后,我对司机明知路程很短却还是提出要接送这事耿耿于怀,又对Armando打破司机的谎言心生感激。

想起之前他帮助我们的种种:夜里送水,带我们用当地币买食物,银行换钱。
这本不是他作为房东一定要做的事情,但这是他出于友好对我们的额外帮助。

那时我想:也许Armando真的是个好人。

24小时|哈瓦那老城的初印象

之后我们便开始闲逛这座老城,没有网络,孤独星球就是最好的指路人。

遇上九月开学的学校。

清晨彩色的城市。

没想到最后还是迷了路,问了人力车的taxi小哥去主教大街的路。

“很远的,你上来吧,5cuc我带你们去。”
就这样,我们坐上了这辆车费稍微有点贵的人力taxi。

可只用了五分钟,我们就到了主教大街,也就是往前走一个路口再右拐的距离,
看来 古巴 人民说的话真的不能轻易相信。


哈瓦那 的主教大街,是每一个来 哈瓦那 的游客的必经之地。
从武器广场南端开始,一直向西延伸。街道较窄,但极具老哈瓦殖民风韵的特色街道,很多流动的商贩和演奏的流浪艺人。
大街上还有海明威曾在 哈瓦那 的住所,现今已改建为餐厅了(El Floridita)。

刚到大街,我们就遇到了一群「踩高跷」的艺人和随机演奏的街头艺人。

我以为这些演出都是免费的,也跟着掺和起来,不过最后是要付费的。

中午回去的路上我们买了鸡蛋,4个鸡蛋付了20cup,很便宜,买鸡蛋的大叔也很善意,
只是没想到他成了全 哈瓦那 唯一愿意收取我们cup的人,这也是后话了。


回去之后我和老坛收拾好行李,刚吃完热腾的水煮蛋就听到了Armando的敲门声。
“两位女士中午好,让我们一起出发去你们的新家吧。“
说完还笑着行了一个绅士礼,一手一个大箱子帮我们把行李搬下了楼。

去Jey的民宿的路程虽然不远,但老城的地面因年代久远,却又翻修甚少并不好走。
有一段石子混 合水 泥的路面,我和老坛的行李箱滚轮与地面的摩擦声,欢快唱起了“轱辘二重奏”

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我们就到了Jey的民宿,看到电梯的那一刻我喜极而泣了,终于不用再自己扛行李上楼和劳烦其他人帮忙运行李上楼了。

反复谢过Armando之后,我们与他道别,他说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再次联系他。
“Armando真是个大大大好人。”我再次心想。

Jey的民宿比照片上要大得多也舒适的多,民宿里的小露台和窗户都格外别致。
每日还有管家过来帮忙收换洗的衣物,第二天就会香喷喷的叠好放在你的房间。

书桌上也很多英文版的攻略书籍可供阅读和发现当地玩乐,更重要的是在Jey家就可以上网,不用去楼下的上网点了!​这简直是件太美妙的事!这样的住所真的太棒了!

问我为什么不在这里多住几天,因为在出发前定住所时,整个9月她家除了我定的那两晚,已经座无虚席。

她家两个晚上的费用大概在800左右波动,虽然高于 哈瓦那 的平均住宿水平,但住的真的太舒服了,很值当。

刚到Jey家就在阳台放风的老坛。

要说这里美中不足的就是,Jey的英文真的「太过 西班牙 」,有点不大好沟通。
不过话说回来,她能说英语已经万幸了,毕竟这里大部分人他们只会 西班牙 语。

至于口音有多重呢,这里有个小插曲,入住时Jey拼命的想告诉我一个地点:central park,
我试图重复了无边五遍也没能听懂,最后写在纸上才恍然 大悟 。

 

 

48小时|老爷车初体验,探访哈瓦那著名餐厅


前一日夜里我和老坛在阳台上放风,商量了第二日的首要任务是去买几张便宜的上网卡,然后在Jey家中好好享受网络的快乐。
外面的小商铺的上网卡卖2cuc一张,官方营业厅购买是1cuc。
所以不到七点,我们就出门买卡了。

清晨的光,格外温柔。


我存储了在各大平台上为数不多的【网卡购买攻略】,却屡屡碰壁。
要么就地图找不到攻略上说的位置,要么就是到了攻略地点却并不是网卡贩卖处。
总之国内网络上关于 哈瓦那 网卡购买攻略少之又少,最后我们靠最原始的办法:一路求助路人,终于在八点半到达了网卡贩售处。

网卡贩售处九点开门,我们抵达时已然排起了长队。
九点开始营业,排到我们时已经近十点,里边不允许拍照。
一共有三个柜台可以购买上网卡,每个柜台每人限购两张,每张1cuc,需要护照原件或者护照原件的照片。


拿到上网卡后我俩兴奋极了,终于不再与世界失联了。

我们就近找了个可以上网的广场,开始连接世界。

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先把去 坎昆 的机票定了,其次是定最后一天晚上的住宿。
买机票时,我又陷入无法付款的窘境,没想到 古巴 的网络对我国的移动支付是有限制的,只好拜托国内的亲友登陆我的账号帮忙购买。

而订民宿的情况更糟糕一些:无法联络,操作失败。

老坛提议不如让Armando帮我们联系最后一晚的住宿。那时我俩因taxi事件对Armando信任有加,便立刻用Jey给我们的备用电话(Jey也留给我们一个备用电话以防不时之需)打给Armando:

“Hi,Armando,这里是Brownie和Tan。”
“Hey,亲爱的,你们好吗?一切都顺利吗?”
“我们一切都好,只是我们还没找到最后一晚的住宿,不知道是否可以请你帮我们联系民宿?”
“当然!找我就对了! 哈瓦那 的民宿主人都是朋友!不用担心,交给我,一切放心。”

本该到了说谢谢之后挂电话的环节,但我想我和老坛一直有老爷车游览计划,但不清楚 哈瓦那 的价格行情。
介于之前又有被taxi司机骗过的经历,于是我在电话里多问了一句:

“Armando你知道搭乘vintage car游览 哈瓦那 大概需要花费多少吗?”
“oh!对!是来Havana一定要体验的vintage car,中午我有空,Brownie我们中午见吧!
“不不,我只是想了解一下vintage car游览的价格范围,不用亲自带我去的。”
“没关系,我带你们去就没错啦,做我的客人,请不要客气!中午见!bye !”

说完Armando挂断了电话。
我不知道是他是不是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总之,他要亲自带我们去坐老爷车。

我看了一下头顶的烈日,一抹担忧浮上心头。

中午去与Armando汇合的路上,我和老坛路过前一日Armando带我们去买冰淇淋的小店。
排了好久的队,和昨天同款的冰淇淋店员售价从2cup变成了2cuc。
我与店员据理力争,但依旧败下阵来。

之后在 哈瓦那 ,我们的cup再也没能使用出去。

好吧,我终于承认了攻略上所说的:
在 哈瓦那 ,供游客使用的货币只有cuc,没有cup。

那会心情多少有点沮丧,老坛劝我:
“你看这天多蓝,花多美,大朵大朵的云,景色像油画一样。出门在外,开心最重要嘛。”


没过多久我们就见到了Armando,我和他说起在冰淇淋店的遭遇,他大笑:
“你们拥有了 哈瓦那 的最高礼遇,没关系,下次我再带你们去买冰淇淋。”

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一边走着,一 边和 Armando闲聊。

闲聊中得知,他是 哈瓦那 的公务员,女儿早年就移民去了 美国 ,他在老城里有一家餐厅两间公寓。平常工作的闲隙爱好做民宿,交朋友。

我飞快在脑海中给Armando建立起NPC:
「工作稳定,生活富足,热爱交际的热心肠 哈瓦那 中年白人男性。好人属性:百分之八十」

“小小的相信他一下,应该不会错。” 我自言自语。


哈瓦那 老城不大,所以很快我们就到了老城外的老爷车聚集地了。

到达的时候是正午,阳光特别强烈,气温极高。

我们选中了左边那辆薄荷色的老爷车,司机要价50cuc(环城一圈,在重要景点停留),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真的遇上了这样的价格还是有些诧异,我正准备大力杀价了,这时Armando眼神示意我不要再多说。

他将司机拉到一边用 西班牙 语交谈了一番,最后以35cuc成交了我们的老爷车环城之旅。

好样的!我们邀请Armando与我们一同乘坐老爷车游览,他大笑:
“我很乐意, 但我下午还有工作,所以不能陪你们了,祝你们玩得开心!”

于是,在炎炎烈日下,我们坐上了这辆年纪也许比我们还要大的老爷车。

拉风是真的很拉风,晒也是真的很晒,热也是真的很热。

大朵大朵的云像棉花糖一样,好似触手可及。

 

一边游览,司机一边沿路为我们讲解。

简单来说, 哈瓦那 市中心可以分为三个主要区域: 哈瓦那 老城/ 哈瓦那 中部Centro habana/和 新城 区(vedado),大部分旅游景点都在这三个区域。

老城位于中间,将 新城 和Centro habana隔开。

老城是 哈瓦那 最具浪漫色彩的历史保留,大部分乘客都会选择留宿在老城区。

哈瓦那 中部Centro habana是大多数 哈瓦那 居民的居住地,人口密集,如果想感受 哈瓦那 现代生活的大可以在Centro habana住上几晚。

新城 Vedado比中部更现代和气派,很多酒店和餐厅,夜生活也十分丰富,若想和 哈瓦那 的年轻人喝上几口的,尽管来Vedado就对了。

游览完整个 哈瓦那 主区域大概花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和司机商量在一家Tripadviser上推荐的五星餐厅下车,去尝尝传说中 哈瓦那 最好吃的餐厅。

下车时我们给了司机35cuc,司机接过现金后摇头:
”女士,你们应该付我50cuc,车费是50cuc。“
“不,在上车前,我们的朋友已经与你确认过车费是35cuc。”我一口拒绝。
“oh,真的吗?那就暂且35cuc吧,可是女士,没有小费吗?” 他狡黠的眨眼。
“你诚实一点的话,也许会有。现在,没有。”

哈瓦那 的taxi司机,也许是被我第一个要划入「万事小心」的团体了。

我们来到的这家餐厅名叫 la guarida,餐厅主打特色 古巴 菜,价位人均10-20cuc。

我看了很久的菜单,觉得这里最划算的是每日套餐。于是我和老坛就点了如图所示的两份套餐,左边是她的牛肉,右边是我的鱼肉。

好吃吗?我的鱼肉是带有酸味的并不太合我的口味,但老坛说她的牛肉的还不赖。

但分量,如图所示,实在是有点少。

不过这家餐厅装修很有当地特色,每一层的装修风格都不同,在这里用餐的体验还是很特别的。

一楼是旋转楼梯,二楼有 罗马 柱和露天小阳台,三楼则是露天餐厅。

二楼的露天阳台, 古巴 风情十足。

等餐区域也同样别致。


三楼的露天餐厅就更美了。

露天餐厅上面还有顶楼,可以从顶楼俯瞰小部分的 哈瓦那 。


所以这家Tripadvisor上推荐的餐厅,其实还蛮值得去的。

不过,因为食物分量真的太少,我和老坛很快就饿了。
临近傍晚的时候回到老城,我给Armando发了一条短信,询问他是否有推荐的平价餐厅。

他很快回复我在Jey家楼下一个街区的距离就有一家平价好吃的餐厅,他妻子不想做饭的时候他们会经常光顾。他推荐给我两道菜:
chicken with cheese and ham(芝士火腿鸡肉)/ tomato with beef(番茄牛肉)

于是我和老坛飞速去了。果然,这家餐厅是真的很平价也真的很好吃。

这家餐厅名叫【oh habana!】,人均4cuc。

吃了一次之后,我和老坛日后很多顿都在他家吃的。便宜划算味道好,比临街揽客的餐厅便宜了不止一倍。

晚市记得要早点去,八点之后他家生意还挺火爆的,很大概率会遇到等位。

晚饭之后老坛与我分开,她去买雪茄了。
我在回民宿的路上闲逛着,突然下起了雨。

哈瓦那 的雨总是比来的比较急,也比较快,
我飞跑着寻找着可以躲雨的地方,却误打误撞的闯入了一位老爷爷的工作室。

爷爷的绘画是自学的,只是因为热爱。
很多报纸都被老爷爷用来作画,这里甚至还有用装鸡蛋的纸盒做成的装置艺术。

细看发现,爷爷的创作主题其实是 中国 的【十二生肖】。

与我一同闯入这里的还有一位来自 旧金山 的奶奶,起初我们是用英文交谈的,后来爷爷谈到他的创作灵感是十二生肖时,我告诉爷爷我来自 中国 。

这时,奶奶用不熟练的中英文告诉我她的祖辈来自 浙江 ,年近七旬的她是一个人来 哈瓦那 的。

“就只是因为喜欢这里,而且这里离 旧金山 也不远,所以就来了。”

奶奶年轻的时候是位法餐厨师,她拿出手机,把她做的法餐的照片一张一张给我看。接着爷爷也跟我讲了很多很多他的创作故事。

聊啊聊,聊到雨停了,天也快黑了,大家要告别了。

也许是觉得太过投缘,爷爷本不出售的画作,送给我和奶奶一人一幅。

后来我回到民宿和老坛说起,老坛表示她也想去爷爷的工作室看看。于是我努力凭记忆返回,却再也没找到它。也许是爷爷已经关门,又或是我走了错误的路。


这是我在那个雨夜的 哈瓦那 奇遇。
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失眠了,我一直在想我七十岁的时候会不会也和他们一样,对喜欢的事物仍旧抱有百分百的热忱,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72小时|我在Soroa的农庄喝醉了酒

去 古巴 之前,我和老坛的原计划是除了 哈瓦那 之外,还会去著名的雪茄种植地 比尼亚莱斯 山谷。

但到达之后才知道 古巴 除了网络不便利之外,公共交通更加不便利。

如果想去比利亚莱斯,来回只能乘taxi。

就 古巴 的消费水平来说,来回的车费怎么都需要200cuc以上,我们便取消了去 比尼亚莱斯 山谷的计划。

可我们还是想去看看 古巴 的自然风光,于是在bnb上搜寻,我们找到一个Soroa的农庄体验活动。

我大致查询了一下Soroa的相关信息,它位于 比尼亚莱斯 山谷和 哈瓦那 之间,被称作「rainbow of Cuba」,也是 古巴 的雪茄与咖啡种植地。

这个体验活动,价格便宜,路程不远,所以我们果断参加了。

付款后不久,就收到了体验达人Jorge(导游)的信息,告知我们明早八点在 新城 Vedado的一个咖啡厅集合一同出发去Soroa。

我在地图上搜索集合地的位置,步行需要一小时以上,搭乘taxi会是比较好的选择。

那晚我们早早入睡,第二日早早就起床了。

清晨的 哈瓦那 老城是忙碌的,最早营业的是鸡蛋铺子。

老城虽是 古巴 的景区,但仍有很多居民在老城内居住,生活气息很浓厚。

 


准时到达约定地点后,载我们去soroa的是一辆十分拉风的粉色老爷车。

近三个小时的车程,我迷糊迷糊睡了一觉后,我们抵达了Soroa。

Soroa大约是在 哈瓦那 的西部,可能是地形的原因,这里的气温要比 哈瓦那 低了些许,舒适感极佳。

我们抵达的农场是由Jorge的家人经营的。
Jorge虽在 哈瓦那 工作,但父母和妹妹依然在Soroa生活。

大概是热情的朗姆酒代表着 古巴 ,刚刚抵达,Jorge的父亲便要请我们喝酒。

一边喝酒,大家一边自我介绍。
一同参与体验的两位小伙子来自 牙买加 ,现居 纽约 。

我和老坛自我介绍后,我多说了一句老坛曾是我的老师。

“不会吧,你看起来18,她(老坛)看起来最多才22而已啊。你们 中国 女孩都是这样的吗?”
“可能我们心态年轻所以看起来比较年轻吧。”
“那我要到 中国 去!” Jorge大叫。
“我们也要。“两位小伙跟着起哄。

之后聊到 古巴 的人均收入,得知 古巴 的年轻人每个月的薪水只有20-30cuc。
因此大部分年轻人在周末会像Jorge一样做导游来挣外快。

“没了旅游业, 古巴 真的不行。 中国 的高速发展真的让我们羡慕。”他叹气。

“那你们怎么看待 中国 和 香港 的关系呢?”Jorge的父亲冷不丁突然发问。

“ONLY ONE CHINA,Hk belongs to china , 我们只是用了两种不同的政治体制罢了。
等风波过后,欢迎你们以后来 中国 的 香港 玩。“我义正严辞。

“我们想去,但愿有一天,我们可以。”Jorge的父亲抿了一口酒,望向窗外。

之后Jorge就带我们开始逛农场了。

他边走边介绍植被和树木,还亲自采摘树上的果子给我们尝鲜。

天气很好,空气也很好。

农场内,他们种植支撑 古巴 农业的主要作物:咖啡和雪茄。

政府在咖啡果实上有严格的分类:A品B品和C品。

每年的收割季,全部的AB品以及百分之九十的C品都需要上交政府,留给他们的是一些品质一般的咖啡豆自用和贩售。

Jorge告诉我们,迄今为止 古巴 农耕还是靠人力,机器耕作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实现。

农场里有个可供劳作时休憩的草棚,平常耕作累了他们会在此处休息。

正值正午,Jorge带我们来这里喝椰子汁解渴。

他们暂时还没有可以引流到农场的自来水,还是靠井来取水。

这里少有塑料吸管,所以我们喝椰汁使用的吸管是用竹子做的,真正的天然环保。

用竹子做的吸管喝椰汁真的值得纪念,
于是与两位 美国 的 牙买加 小伙一起椰子竹子大合影。

椰汁并不甘甜而且略带苦涩, 和平 常我们喝到的 东南亚 地区的椰汁味道大不相同。也许在 古巴 ,农耕技术也被限制了。

香蕉的味道也与平常我们吃到的不同。

戴米色鸭舌帽的小哥是Jorge家的帮工,看起来年纪还很小,但却能干很多农活了。

那会觉得肚子有点饿,在包里找到自己早上吃剩的巧克力饼干准备充饥。转头瞧见Jorge的小侄女看着我的饼干,两眼亮晶晶。

她的母亲似乎察觉,从口袋里掏出看起来似乎是囊之类食物给她。不过小侄女还是盯着我手里的巧克力饼干。

我是觉得把吃过的饼干送人不好,可我除此之外没有多的饼干,就还是把还剩了一半的饼干送给了她。

拿到饼干的她开心极了。

我不知道这袋饼干在当地的售价是多少,(因为当地人使用的是cup,而我们使用的是cuc)我在超市买下这袋饼干的价格是2cuc。

而这里的小孩,看起来似乎很难吃到这样的食物。

之后我们去农场的小木屋里休息。

在小木屋里,我问了我入 哈瓦那 以来一直最好奇的问题:
“音乐是 古巴 的灵魂,但 古巴 没有网络,怎么挖掘音乐新星呢?”
“这也是我即将要跟你说起的。”Jorge笑。

“我们的政府虽然限制了我们的网络,但不能限制我们的创作。于是这种中转app就应运而生了。”他拿出手机,点开一个蓝色的app示意。

“我们把自己的创作歌曲传到这个app上,app的工作人员收集到一定数量之后,再由电台和电视向外播放。”

“同理我们很多领域也有这样的app, 比如 外卖。各大餐厅把自己的餐品发布到上面,留下自己的电话。我们想吃什么,给他们打电话就可以了。” 他点开了另一个红色的app。

“可既然你们可以把自己的音乐上传到这样的中转app上,为何不直接发布YouTube上或者其他全球网络平台上面呢?”我提问。

“当然也可以,但你也知道那样的上传需要网卡和wifi。” 他耸肩。

“哦所以这两种【上传】的意思不太一样。”
“是的,一个需要网卡,一个不需要。”
“原来如此,音乐看起来很棒,外卖的菜式看起来也很好吃。”我笑。

看来没有网络的 古巴 拥有自己的一套特色系统。


我注意到小木屋里的电视冰箱都是 中国 制造的,电视是我们十几年前的款式,长虹大彩电,
冰箱是美的的单门。

“ 古巴 很多物品都是都是made in China,OPPO手机在 古巴 卖的很好,华为我们也喜欢,就是有点太贵了。” Jorge笑道。

之后就到了骑马下山的环节。而那天毫无准备的我,穿的是连衣裙。

于是我的人生中又多了一个新体验:穿裙子骑马。


一路非常颠簸,好在时间不长,很快到达。

到达之后是万众期待的午饭时间。

话不多说, 古巴 人的习俗:先上朗姆酒。

Jorge的妈妈与妹妹忙碌了一上午,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这也是我在 古巴 吃到的最好吃的一顿饭。

猪大骨,南瓜,芋头薯片,豆子米饭汤,牛油果,还有因为我不吃猪肉特意准备的蟹肉。

一声干杯,是来自世界各国年轻人的 友谊 。

本想好好谢谢做了这么一大桌菜的Jorge的母亲与妹妹,也许是风俗的原因,他们没能上桌吃饭。

我一瞬间内心空荡荡的,好像缺了点什么重要的东西。

吃完饭后Jorge说要玩一个 古巴 特色的棋牌游戏,其实就是一个无聊的接龙棋牌。

我与老坛都觉这个游戏过于无聊,就开始以放置麻将的方式摆牌,像搭积木一样随意变换造型。

哪知其他人根本没有见过这样,不仅我们有创意,还偷偷拍下我和老坛发到社交媒体上了。

看来他们真的需要来我国体验一下麻将,感受一下 中国 文化的博大精深。


稍显无聊的棋牌游戏在两小时后结束了。
已是下午,司机到了,我们可以启程回 哈瓦那 了。

在农庄前与Jorge一家合影留念。


回程咯,Jorge要将他另一个侄子载一程到学校,老坛特别喜欢 哈瓦那 的小孩,而 哈瓦那 的小孩其实也对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 亚洲 面孔好奇不已。

中午的酒我有点上头,回程又睡了一路,睁眼我们已经抵达 哈瓦那 。

而透过这扇年纪比我还大的车窗看 哈瓦那 ,好像更有趣了。


今天与我们同时体验农庄行程 牙买加 小伙的与Jorge拥抱告别。

我和老坛也抵达了,最后偷拍了看起来气场十足的司机。

对了,这趟去Soroa的车费大约是每人30cuc,就 哈瓦那 的旅客物价来说,我觉得很划算了。

那天夜里老坛与我聊天,
“soroa的农场体验真的挺特别的。”
“是挺特别的,不过Jorge侄女吃饼干的画面太深刻了。还有Jorge的妹妹与母亲,忙活了那么半天,最后还是在厨房里吃了饭,都没能上桌吃饭。”我叹气。

“ 古巴 也重男轻女吧?” 老坛轻声问。

“我也不知道。也许我该感谢我生在了祖国,挺好的,挺幸福的。”

96小时|老爷车再体验与粉色夕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一天玩得太尽兴的原因,我和老坛次日睡到了中午才醒来。
老坛去老城里溜达去买雪茄了,我在bnb上看还有什么好玩的行程。
于是就看到了它::

翻译过来就是:照片中的 古巴 魂,
简单的来说就是一次边拍摄边游览老城的体验活动。

既可以听到当地人对老城的介绍,又可以被专业的摄影师记录下来自己在老城的瞬间,听起来好像还蛮不错的。

老坛回来之后,与她商量了一下,就决定参加这个体验活动了。

集合时间是下午四点,在 哈瓦那 的议会大厦前集合,我和老坛一路从老城里溜达过去。

蓝色小车,彩色的墙面,可爱的士兵, 哈瓦那 ,真的是奇妙又可爱的。


我们和一同参加活动的 西班牙 情侣提前到达,Manuel随后到了。
自我介绍环节后,他们三人开始用 西班牙 语熟练的交流,我心中忐忑。

果然,语言互通的他们不再用英语交流了。
本该带我们走街串巷的Manual,用英语简单介绍两句之后,开始了全程 西班牙 语模式,留下我和老坛面面相觑:听不懂听不懂。

那好吧,就当是一起出门拍摄,大家一起看看风景好了。

Manual带着我们从从议会大厦往他喜欢的地方走,边走边拍。

从议会大厦往南走,第一个抵达的地点是这个小广场。
这里是 哈瓦那 老爷车聚集最多的地方之一,很多司机都在此揽客,走在这似乎总有一种穿越感。

九月的 哈瓦那 虽进入了飓风季,但白日里气温依旧很高。
傍晚气温稍降,taxi司机们纷纷打开引擎盖给发动机降温。

第二个抵达的地点,是老城里的一条看似普通却并不普通的小巷。

遇到一群可爱无限的小孩,其实这些小孩对我一点也不感兴趣,吸引他们的是风情万种的 亚洲 美人老坛。

他们主动凑上来与老坛合影,我在后面凑了个热闹。


这条小巷里有很多有意思的小店。

极具 古巴 风情的小阳台。

而穿过这个小巷子,我们就又回到老城了。

老城城墙下排排坐的士兵。

老城里有很多人力车。

到了老城之后,Manuel提出要去坐vintage car兜风,
于是我和老坛又多了一次乘坐老爷车的机会,而且是在日落之后。
太 开 心 了!

Manuel很喜欢我的大疆云osmo,开心的录着视频,还拍下了被风吹乱的老坛。

绕海滨大道一圈后,我们找地方休息,Manuel提议与小红车合影。

于是就趁着司机下车溜达的空档,我们钻进了驾驶舱。

老坛浪漫的红裙在 哈瓦那 温柔的晚风里飘啊飘。

对面有一辆粉色的老爷车,粉色的车身渐渐融进 哈瓦那 粉紫色的夜色里。

行程的最后,Manuel请我们在老城唯一的星级酒店凯宾斯基喝了下午茶,
这里的窗台很漂亮,老坛也很漂亮。

从窗台望出去,像童话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巫师召唤飞鸟。

之后与Manuel告别,在这里,我看到了 哈瓦那 最美的日落。

夕 阳西 下,天空变成了橙色。

再后来,就是童话里的粉紫色了。

说来我也看过不少日落,但这么梦幻的日落,我真的是头一次见。

弯弯的月亮,粉紫色的天空,静谧的古堡,仿佛下一秒就有公主探出窗外歌唱了。

灯光亮起, 哈瓦那 的夜生活开始了。

120小时|Armando真的是个好人吗?

这是我们在 哈瓦那 的最后一个晚上,也是在 古巴 的最后一晚上。

我和老坛决定去【oh!hanbana】吃 古巴 的最后一顿饭。

正是晚市,熟悉的老板正忙碌着。


熟悉的大屏幕,每日轮播着店内的菜式,
心中默默与他们说再见。

那晚的食物很好吃,我俩也吃的很认真,像是要把某个时刻牢牢记住一般。

因为网络和支付不便的原因,之前有说到我们最后一晚上的住宿是拜托Armando给我们定的。
而白日里我也在「聚众上网」时候收到了Armando给我的留言:
Brownie和Tan,民宿已经为你们找好,晚上八点在老城入口的小广场见。

所以晚上八点,我和老坛在小广场再次与Armando汇合。
Armando告诉我们为了方便第二天早上去机场,民宿他选在了老城比较靠外的位置。
我和老坛:你办事,我放心。

我们跟在Armando后面,穿过一个街区,再一个街区,周围越来越破旧。
之后我们被带到一个狭仄的巷子里,Armando指着一处些许黑暗的楼梯入口,告诉我们:就是这里了。

我环顾周遭,这里并不是居民区,一楼有些零散的商铺。
而民宿入口楼梯处有位女士正在为店铺揽客。已是夜晚,那间店铺没有开灯,只有零星的烛光,不知道经营的类目到底是什么,一种奇怪的感觉让我不敢靠近。

空气突然安静,大家都没说话。
为了缓和气氛,我打趣道:
这里看起来好复古的感觉。不过好像没有电梯,我们住在楼上吗?
“这里有电梯,不过先要爬上这段楼梯,请跟我来!”

楼梯不长,但灯光很暗。
周围的墙面都泛了黄,这栋楼,应该是年代很久了。

之后我就坐上了我长这么大以来坐过的最古老的电梯:
需要手动开门然后把自己关进去,之后再手动开门出来。
后来每一次乘坐,我都在担心电梯会不会年龄太大而停止工作。

来 古巴 前,这样的电梯我只在电影里见过。

所以,在这里的民宿环境会好吗?我心里开始打鼓。
在Armando带我们进去之前,我还祈祷着这里只是外部环境比较糟糕一点而已。

而Armando开门的那一霎那,我绝望了:
没有窗户,没有光线,地板黏糊糊的,一间卫生间和一张床以及一张表面十分破旧的沙发,是这间民宿的所有。

房东是位看起来年过六旬的老太太,不会说英文。
Armando西语与她交谈之后,告诉我今晚的住宿费为30cuc。

30cuc?
那可是一位年轻人在 古巴 一个月的工资!
古巴 的民宿的均价一晚上也才20cuc而已。

询问是否还有折扣,对方摇头。
好吧,被宰的羔羊。

付完费用后,我和老坛一秒也不想在这个阴暗的屋子里面再多呆,我俩外出了。
那时的Armando似乎想说些什么,可他什么也没说。

他走之后,我懊恼:
“也许我不该找Armando帮我们订民宿。”
“也许他拿了回扣,这里不值30cuc。”老坛说。
“我不知道。”我踢了踢路面上的石子。
“开始的接机和今天的民宿,他都可以拿到回扣。”老坛继续说。
我没抬头,继续踢石子。

明天我们该离开了。
终于要和诸多不便的 古巴 说再见了。

那晚我们回去已经很晚,回去之后打开灯就看到了Armando从门缝里塞进来的纸条:

我和老坛看到纸条的时候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年头还会遇上这样原始的交流方式,这样的事情可能也只会在 古巴 发生了。

不过我没想到,他这么周全,竟然把去机场的taxi都帮我们安排好了。

“每一个环节Armando都可以拿到折扣。“老坛的话在我耳边又响了起来。
我放下了这张纸,觉得今天有点累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更糟糕了:
民宿没有可供洗澡的热水和干净的床单。

那晚老坛冲了凉,我没洗澡。
床单上还残留着上一位住客留下来的一些毛发。
我们整理了一下床铺,喷洒了一些消毒液,我俩都没换衣服,穿着脏的衣服在稍微干净的一边迷迷糊糊的将就了一宿。

五点多的时候,天刚亮,我和老坛就把行李收拾好了退了房,然后去老城的小广场上网了。

离开那里的时候长吁一口气。还好「昨天」很快就过去了,还好一切都还好。

清晨六点,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空旷的上网点了。

我和老坛一直在小广场上网,顺便最后一次在街道上看了 哈瓦那 的日出。

大约八点时,我们就在小广场看到了Armando。
Armando与我和老坛都拥抱告别,期间我说起昨天晚上的遭遇,他没正经回答我,笑了笑就过去了。

我们上车后,他一直在原地与我们挥手再见。
他的身影越来越小,老坛转头对我说:
从没想过在陌生的国度会有这样一个人与我送别,和我说再见,这样的感觉还挺不赖的。

好像,是还挺不赖的。
而至于Armando是不是真的是个好人,这个问题的答案现在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正文番外:哈瓦那不一样的机场

我和老坛到达机场后饥肠辘辘,寻觅了很久只在出发大厅的二楼找到一个卖 三明 治的摊位卖早餐。

三明 治是冷藏后加热的,可能因为微波时间太短的原因,拿到手并没有化冻。牛奶也兑了水。

哈瓦那 机场不大,航空公司的柜台也非常少,更不能自助办理登机手续,所以每一个航司的窗口都排了长队。

机场工作人员办事效率也比较低,离境花了很久,所以建议离开的朋友早点到机场,别耽误了登机时间。

安检后进入了免税区也没有什么值得购买的,我本来想在机场免税店买一些纪念品回来,但机场免税店贩售的除了烟草,就只有糖果和薯片了。

而把薯片当作礼物在机场免税店贩售的,估计也只有 哈瓦那 了。

离境了,终于要和 哈瓦那 说再见了。

出游参考:我们的旅程规划

我和老坛的计划是 哈瓦那 与 古巴 两个国家一起游览。
具体的行程在这边,仅供大家参考:
国内飞 洛杉矶
洛杉矶 -休斯敦- 哈瓦那
DAY1-4 哈瓦那
DAY5 哈玩那- 坎昆 ( 墨西哥 )